金融改革盈亏平衡点资本要求的增加可能会推动长期GDP增长2010年6月28日

时间:2017-10-25 08:10:01166网络整理admin

<p>随着金融改革法案最终得到调和,监管行动现已转移到巴塞尔</p><p>尽管美国法案的早期承诺,围绕系统性风险的艰难决定并未真正得到解决</p><p>巴塞尔论坛现在可以提供保证未来银行稳定的最佳希望</p><p>巴塞尔协议III建议的主要内容是增加银行需要持有的资本金额作为对未来危机的缓冲</p><p>毫不奇怪,银行正在抵制提高资本水平的呼吁,认为新资本的增加将导致贷款减少或其客户的融资成本增加</p><p>但这里的问题不在于单一银行的盈亏</p><p>这是由一个或一组银行的失败给系统带来的风险</p><p>从这个意义上说,实施更高资本要求的经济价值应该通过其对降低另一场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或严重程度的影响来衡量</p><p>这不容易衡量</p><p>幸运的是,英国央行刚刚发布的金融稳定报告进行了尝试</p><p>它的分析基于简单的成本效益方法</p><p>升级您的收件箱并获取我们的每日调度和编辑推荐</p><p>首先是成本</p><p>该报告假设银行有足够的时间过渡到新的资本水平</p><p>如果没有,银行只会缩减资产以满足要求</p><p>假设过渡期很长,银行将在负债方面用权益取代债务,同时保持资产方面不变</p><p>在计算债务的税收节省后,该报告计算了股权的额外融资成本</p><p>如果银行将增加的成本直接转嫁给客户,则资本要求增加1%将导致贷款利差增加7个基点</p><p>贷款利率的上升通过减少投资对名义GDP产生影响</p><p>因此,贷款利差增加7个基点会导致GDP的永久性下降0.1%(该模型使用简单的Cobb-Douglas生产函数来得出这个数字)</p><p>到现在为止还挺好</p><p>这就是银行一直在争论的问题</p><p>但更高资本充足率背后的理论是,它将允许银行承受更大的冲击,而不会导致重大危机</p><p>由于金融危机与GDP的长期损失有关,因此危机发生概率的降低会带来边际效益</p><p>该报告将金融系统描述为五大英国银行,其违约风险是相关的</p><p>然后,它通过将危机概率降低1%来计算额外增长带来的收益</p><p>有一个收支平衡点,高资本水平的成本等于危机概率下降的好处</p><p>下图显示,根据假设,交叉发生在资本比率10%至15%之间</p><p>这些数字并不准确,但考虑到巴塞尔协议II的最低风险调整资本比率为4%,报告表明存在增加缓冲的空间</p><p>我认为该报告不是关注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