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Journalistica Redux

时间:2017-04-02 16:04:01166网络整理admin

<p>另一位读者,圣莫尼卡的Mark Shickel,对我对Sean Penn的新闻评论提出质疑:如果“熟练的专业人士”正在正常工作,我们就不需要Penn先生从他的表演中抽出时间去做在它</p><p>如果朱迪米勒,纽约时报,等</p><p>我不仅仅是担任五角大楼的速记员/宣传员,也许我们不会把伊拉克的崩溃当作我们的手</p><p>如果'布朗尼'在FEMA做过他的工作,也许Penn先生不需要自费前往那里帮助......最近的事件只会加强很多人对多少真相的真实情况的怀疑</p><p> “熟练的专业人士”,以及为宣传而购买和支付的费用</p><p>还记得我们纳税人如何支付关于伊拉克和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政策的虚假积极故事吗</p><p>我完全不同意他“对新闻业有一种蔑视</p><p>”我认为我们需要像彭恩先生这样的公民记者,而不是那些热衷于走出去并为自己发现真相的人......不幸的是,在精英制度中行为不端的演员要做好角色,写作不好的作家在主要出版物上找到好工作,编辑不好的编辑在国家找到好工作,投资严重的投资者可以获得批量作品我们可以拯救他们的钱,所以我们可以把他们拯救出去,而那些治理严重的人就会像美国总统那样获得好工作,只会为此造成绝对的灾难</p><p>这就是为什么它不被称为乌托邦</p><p>当然,他是对的</p><p>过去十年的伟大故事是精英和他们所领导的机构的失败 - 不仅仅是媒体,还包括军队,情报,商业,金融和联邦政府</p><p>但不良新闻的答案并不是更糟糕的新闻</p><p>解决失败的办法是坚持让精英们履行自己的义务</p><p> Sean Penn没有资格成为外国记者,而Sarah Palin不再是副总统</p><p>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在没有资格的情况下完成这项任务的想法是一种虚假的民粹主义,它是对我们虚假的精英管理的反应,